1. 原力区首页
  2. 区块链

平视2020:不要高估自己,也不要低估自己

有限的游戏,其目的在于赢得胜利;无限的游戏,却旨在让游戏永远进行下去。有限的游戏在边界内玩,无限的游戏玩的就是边界。

平视2020:不要高估自己,也不要低估自己

有很多很好的2020年度总结,但这一篇是我的。阅读本文,首先提醒三点:

1/ 加密货币的投资一直以来都是在买入一个动人的虚拟“故事”,这在短期内不可能改变。

2/ 相信读者是成年人。本文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和权益诉求。

3/ 本文较长,请不要阅读。

 

一、林迪效应

对于会自行消亡的东西,每多存在一天,它所剩时日的期望值就会减小一些;而对于不会自行消亡的东西,每多存在一天,它所剩时日的期望值会增大。这就是林迪效应。

对于加密货币,所有人在年度总结中都抱有乐观态度。乐观并非来自共识,而是来自“没有比今天更好的讲故事的环境”。

过去的一年,对于比特币来说非常重要。新冠疫情加速了主权债务的货币化,也加速了比特币成为数字黄金的步伐。

过去的一年,对于以太坊来说,也同样重要。以太坊已经成为加密世界最重要的结算平台,甚至被称为万物结算的市场。批评的声音也有,有人说那些把以太坊批评为玩具和泡沫的人从来没有使用过以太坊。

过去的一年,其真正价值在于,加密世界的人们对资产的表达可能性进行了充分的探索。

我们从整体上俯瞰过去一年加密世界的资产类型,这些资产主要分为6类:

1/ 货币(工作量证明,如BTC)

2/ 智能合约平台代币(ETH及其他)

3/ 加密美元(稳定币)

4/ DeFi的“合作”代币

5/ 锚定和合成资产

6/ Web3/NFT资产

在这些资产之中,林迪效应贯穿始终。比特币在所有工作量证明货币中,市场份额占比超过90%,以太坊在所有平台代币的市场份额占比接近70%,Tether在所有与美元挂钩的稳定币市场份额中占比约为75%。

“货币”是赢家通吃的市场,即使是非主流代币也需要提供差异化功能来赢得长尾市场的份额。“效用”型代币要么找到一种方式来收取网络费用 ,要么随着产生价值的网络资产取代它们,它们会逐渐变得无足轻重。

基于林迪效应,有三点思考:

1/ 不考虑比特币,而考虑莱特币,是没有意义的。

2/ 不考虑以太坊,而考虑其他智能合约平台,是没有意义的。

3/ 不考虑Filecoin,而考虑其他分布式存储项目,甚至是Filecoin分叉项目,是没有意义的。

 

二、稳定币吞噬世界

过去一年,我们每个人经历的小故事,都在另一个更宏大故事的叙述之中。

稳定币是加密世界的底座和引擎。所谓:稳定币吞噬世界,这才是区块链锁定世界资源(包括物质与能量)的逻辑。那些头脑发热的人容易高估自己,而DeFi明白谁才是它的爸爸。如果没有稳定币的激增,今年的DeFi不可能爆发。反过来说,正是因为稳定币的激增,加密世界的投资风险也大大降低了。

平视2020:不要高估自己,也不要低估自己

稳定币的最初用途是交易所之间的结算,但在2020年,加密货币的借贷市场开始爆发。稳定币不再是流动性和稳定的储备,投资者可以从加密货币贷款中获得比传统市场更高的结构性收益,将“真正的”美元转换为加密美元。

比特币失去外汇货币报价的储备地位,Libra也胎死腹中。以太坊在失去ICO这一融资手段之后,也失去DeFi的储备地位。但是美国有Tether,中国有DECP。比特币和以太坊失去的,稳定币都为它们做到了(注意,稳定币的锚定依旧是美元)。比特币将永远是最有价值的数字货币,无论是在加密世界的还是在美元世界,但对于以太坊及其同类来说,情况未必如此。以太坊上有110亿美元的USDT,就以太坊上存储的经济价值来说,Tether仅次于ETH本身。

平视2020:不要高估自己,也不要低估自己

美国政府的分裂加剧了数字黄金与国家印钞机之间的紧张关系。人们的投资也永远在法币和稳定币之间摇摆。越多越多的人既拥有股票账户,又拥有数字货币账户。再加上数字人民币推出,蚂蚁暂停上市等一系列操作,我似乎读出了这样的意思:中心化服务和去中心化服务正在竞争主导地位。人们用脚投票,谁都不要总想着统治和颠覆,这是多么深刻的领悟。

因此,有一句话写给过去一年的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平视2020,不要高估自己,也不要低估自己。

 

三、比特币的欺骗与反叛

“当大多数人谈论加密货币时,他们都在说一个笼统的术语,但当我谈论加密货币时,我指的是BTC、LTC、XMR、DASH和ZEC。”——Messari年度报告如此说道。对于加密货币运动来说,比特币是始作俑者,真正创造了“钱”。过去的一年见证了这一点,似乎未来随着时间的流逝,会继续加强这一点。但目前为止,在所有加密货币中,唯一被承认具备货币属性的依然只有比特币。

比特币是一种不可没收的私人货币,而且被证明非常难以消除。在过去的十二年中,比特币的表现优于所有其他资产。从法律和声誉的角度来看,购买比特币是“安全的”,而且无论明年发生什么,它的供应将低于美联储的目标利率,它的增长低于全球M1、M2和央行资产负债表,而且它的收益高于黄金。

过去的一年,比特币已经走出了“藏身的地下室”,登上了世界舞台。不仅如此,大量比特币进入传统集权机构。这或许是比特币和这个世界的蜜月期。首先是因为比特币规模足够大,可以发挥作用,但又不至于大到威胁到现状。其次是从2019年开始,Facebook的libra成为监管的挡箭牌(那么,未来的情况怎么样呢?)。

回顾过去,比特币是用波动的市场伪装自己,欺骗监管;预见未来,比特币可以通过分叉升级来增强隐私来对抗审查和监管。技术或许是比特币反叛的武器。另外,还有几个关注隐私的加密货币可以对比特币起到补充左右,例如零币。

 

四、以太坊最终沦为DeFi链?

以太坊作为当今最重要的智能合约平台,V神也被称为哲学王,我一直在想,我们是否足够理解以太坊的哲学意义?

与早期的互联网不同,以太坊的“失败”也失败了。以太坊可以为世界上所有的市场建立交易结算层。这些包括货币和金融应用、安全去中心化计算、数字商品、游戏经济、知识产权以及个人数据资料。以太坊今年处理超过1万亿美元的交易,其中绝大多数交易来自新兴且日益复杂的DeFi和“加密美元”领域,这个数字超越了贝宝。以太坊是如此的成功,以至于eth1现在已经达到了最大容量,而且必须迅速扩容,以保持其市场份额,并保持其成本竞争力。

比特币关于扩容争论的本质其实不是交易的吞吐量,而是比特币要成为以太坊(BCH),还是比特币要做回比特币(BTC)。成为以太坊就是成为点对点的电子现金,做回比特币就是成为价值存储和结算的手段,比特币社区选择了后一种道路。比特币坚守工作量证明,而以太坊则差异化的走向平台代币。随着eth2的推出,以太坊放弃工作量证明,也给了比特币在工作量证明领域更大的市场份额。可见,比特币和以太坊真是相互成就。所以,公链扩容的本质并不是技术导向的TPS,而是差异化的市场份额。

但是以太坊没有比特币那么幸运。BTC将在工作量证明领域占据95%的市场份额,而以太坊的市场份额是65%,并且有数十个竞争平台,这些平台包括Polkadot、Cosmos和Filecoin等。就ETH自身来说,ICO被美元主导的SAFT协议取代,大大降低了ETH的储备需求;基于ERC-20的DeFi泡沫虽然提高了ETH的储备需求,但也分化了ETH的储备地位(ERC20的市值已经超过了ETH的市值);未来升级的2层 rollups 也将催生新的区块链和新的通证,这也将侵蚀核心区块链eth2的价值。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平台并不总是胖的,应用也并不总是瘦的,ETH的市场正在被三大势力侵蚀:ERC-20(包括ICO和DeFi)、稳定币和2层 rollups(eth1.5+roll-ups)。

平视2020:不要高估自己,也不要低估自己

持有以太坊的是雅典人,持有比特币的是斯巴达人。雅典人知书达理,具有更多的社会多样性和社会意识,有更多故事可以讲。斯巴达人吃肉,很刻薄,但他们是战争专家,只讲一个故事。

 

五、感谢DeFi

2017年,每个人都争着ICO,发行自己的 “加密货币”;2020年,每个人都争着发行自己的“DeFi”。

关于SushiSwap和Uniswap之间的故事,众所周知。在一切都是开源的区块链世界里,这种事情常有。竞争对手fork你的代码,喝你的奶昔,并嘲笑你,这是公平的。只不过是,DeFi放大了吸血鬼攻击。

吸血鬼的教训是:品牌、整合、可用性、亲善、合作、安全性都很重要,但健全的财务战略至关重要。

关于DeFi该获得一个什么样的年度勋章,闪电HSL在几天前也写了一篇文章:《Fork以太坊或会很流行》,可谓一语双关。在这篇文章中,有一段话可以很好的总结DeFi的意义:

任何一个国家,所谓的金融现代化,基本上要做到以下:1有一个央行(像美联储);2商业银行;3证券交易所;4支付电子化(像我们的银联、信用卡和支付宝等)。

每一条区块链,都实现了去中心化的支付电子化。但只有以太坊复制出了去中心化的央行(MakerDao);去中心化的商业银行(compound);去中心化的证券交易所(uniswap)。

金融和信贷都不喜欢波动性。没有人愿意购买他们认为明天会增值10%的货币,也没有人愿意接受他们认为明天会贬值10%的货币。信贷也一样,你不想借一笔比原来贵10%的资产,因为你的实际利率将会飙升,你也不想借一笔可能会贬值的资产,因为你的隐含收益率可能是负的。Maker解决了加密货币的波动性问题,构建了平行金融系统的基础。

“Automated Market Maker”,这个概念最初是由Vitalik在2016年底提出的,并由Bancor在2017年年中率先提出,但由Uniswap将其引入主流。AMM通过将交易资产锁定在“流动池”中,而不是在订单薄上发布更多短期限价指令,解决了维持交易所的“限价订单薄”问题。与币安和Coinbase相比,Uniswap是一个“糟糕的交易所”(或许是),但与交易量排名前50的中心化交易所相比,它是一个非常好的长尾资产交易所。

所以,也有人说,感谢DeFi,加密货币正在从交易所中渐渐解绑出来。大量比特币资产正在离开头部交易所,Coinbase今年春天收购Tagomi,传统大宗经纪服务的觉醒,传统金融巨头的跃跃欲试,… 这些都是加密货币解绑交易所的因素,但最为重要的是,Uniswap、AMM和DEX等新的金融体验成为用户的第一触点。

平视2020:不要高估自己,也不要低估自己

另外,感谢DeFi,在它的推动下,过去的2020年也成了区块链互操作性落地的一年。让人兴奋的是,“区块链互联网”规模初现,让人恐惧的是,谁来监管这样的庞然大物?

 

六、Web3资产与NFT

按照目前FIL的价格,Filecoin是世界上第三大最有价值的计算平台,仅次于比特币和以太坊。如果按30美元/FIL计算,Filecoin项目的网络价值大约为600亿美元,相比之下,Dropbox的市值为80亿美元。Filecoin的竞争对手,包括SIA、Arweave、Storj等,尽管运营多年,它们的规模只是Filecoin的一小部分,期望值也只有Filecoin的0.1%。

大多数人都喜欢把Filecoin和云存储对比,判断Filecoin的未来和前景。我理解的IPFS和Filecoin,首先是Web3的骨干网络,配套的去中心化网络工具如Orchid (vpn)、Livepeer(视频转码)和Helium(物联网)也在发展过程中;其次是Web3资产和NFT的市场,为虚拟现实领域的游戏商品和数字艺术等全新数字原生资产打开了大门。在推特上,Naval写下了“市场将取代网络”的思想,Web3资产和NFT概括了Naval的意思,继DeFi之后,它们将是2021年及以后下一个伟大加密投资生态系统。

Naval的原文引用及翻译如下:

1/ Blockchains will replace networks with markets.

区块链将用市场取代网络。

2/ Humans are the networked species. The first species to network across genetic boundaries and thus seize the world.

人类是网络物种。这是第一个跨越基因边界的物种,从而占领了世界。

3/ Networks allow us to cooperate when we would otherwise go it alone. And networks allocate the fruits of our cooperation.

网络让我们能够合作,而不是独自行动。网络分配了我们合作的成果。

 

七、质押是区块链的价值源泉

思考一下Filecoin经济模型的各种质押规则,以及Filecoin上线之后达到的空前规模。想想以太坊2.0,简而言之就是一个质押网络。想想Polkadot在短短6个月的时间里成为以资本价值为质押的第一大网络。Gavin Wood在亲笔信中写道:关于质押,尽管我们是第一大质押平台,但我们不会就此止步不前。

 

八、蓝狐笔记的《加密爆发力》

这篇文章很赞,带有总结和展望,主要有以下三点,可以和本文对照阅读:

1/ 双轮驱动、百花齐放。2021年双轮驱动,百花齐放。一轮是比特币,一轮是以太坊,百花是DeFi。

2/ 去中心化稳定币是加密领域的真正圣杯。2021年加密领域最具有想象力的赛道:算法稳定币。目前看,只有算法稳定币才有机会实现中本聪当初的梦想。算法稳定币未来是可以跟比特币和以太坊并驾齐驱的赛道。这三者相比较,从成熟角度,btc>eth>算法稳定币,从潜力角度,算法稳定币>eth>btc。

3/ 区块链基础设施。2021年加密领域最大的突破之一:以太坊layer2的实质性落地,虽然时间可能会晚些。

差强人意的是,该文没有提到Filecoin和Web3。

 

九、关于”退出”的哲学思考

最后,以“退出”的哲学思考退出本文,第十点留给读者补充。

还是从Naval的推文开始:

1/ Bitcoin is an exit from the Fed.

比特币是美联储的”退出”。

2/ DeFi is an exit from Wall Street.

DeFi是华尔街的”退出”。

3/ Social media is an exit from mass media.

社交媒体是大众媒体的”退出”

4/ Homeschooling is an exit from industrial education.

家庭教育是工业教育的“退出”

5/ Remote work is an exit from 9-5.

远程工作是996的“退出”。

6/ Creator economy is an exit from employment.

创造经济是雇佣经济的“退出”。

7/ Individuals are leaving institutions.

个人正在离开组织。

当我们向数字社会和区块链移民时候,我们是否想过我们的退出机制?人类公民的自由退出机制,也是最近几百年的事情,比如离婚,分手,移民,选举,离职等。事实上,几千年来,伴随我们的退出机制其实是革命和战争。对于互联网来说,过去十年的发展,仅仅十年的发展,使得人们无法轻易地从一个社交网络切换到另外一个社交网络。人们无法和平的退出互联网。

区块链似乎为现代自由主义打开了一扇大门,从货币开始,。。。

借用一句话:有限的游戏,其目的在于赢得胜利;无限的游戏,却旨在让游戏永远进行下去。有限的游戏在边界内玩,无限的游戏玩的就是边界。

原创文章,作者:tshi,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ipfser.org/2021/01/04/pingshi2020/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ipfsforce@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