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人无法栖息在纯粹手段的桥上

区块链真的能拯救债务经济吗?从债务经济走向数字原生经济…..

区块链:人无法栖息在纯粹手段的桥上 区块链 第1张
本文由IPFS原力区Taosheng Shi原作
区块链:人无法栖息在纯粹手段的桥上 区块链 第2张
《21世纪资本论》全书都在讨论一个核心问题:食利者的收益大于劳力者一个阶层将多余的资本租借给另一个阶层,以获得投资回报,这是金融资本主义的基本特征。
回溯货币的起源,利息和债务一直封锁在圣经的语录和亚里士多德的劝诫中。圣经《诗篇》中这样写道:“上帝之民,不可放贷收利,亦不可剥削无辜。若有此行径,必遭上帝遗弃”。亚里士多德的自然主义观点认为,金钱乃不育之物,因而用钱生钱是反自然的,理应被唾弃。
同样信奉《旧约圣经》的犹太人却因为《申命记》中的一条说法而逃过了道德拷问:“万不可向兄弟姐妹放高利贷,不论是金钱,食物或任何东西,利滚利皆不可取……若为生人故,此举可取;若为手足故,万万不可。”这个被后世称为“申命记双重标准”的信条,成了犹太人向遍布欧洲各国的“外族人”放贷的主要法源,但也因此在历史上形成了一个一言难尽的复杂形象,屡屡成为排犹浪潮的目标。
欧洲的宗教改革和资本主义发轫逐渐为利息和债务正名。货币、信贷与债务成了欧洲各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基石,甚至是争霸(战争)的工具,如英国名相威廉·皮特(小皮特)曾公开宣称: “这个民族的生机乃至独立是建立在国债基础之上”。当英国国王向银行家提交第一张纸币借条:I promise to pay the bearer on demand the sum of N Pounds.(我保证按要求向持票人支付 N 英镑),现代意义上的基于债务信用的银行和货币制度建立起来了,国家债务杠杆时代开始了。
区块链:人无法栖息在纯粹手段的桥上 区块链 第3张
在农业文明时期,经济活动受限于季节的变化,信贷/债务周期也和季节的变化一致,货币在生产和消费之间循环流动。在工业资本主义时期,价格和收入与其成本价值挂钩,投资是为了扩大再生产。在金融资本主义时期,人们一直是以赌博的方式推高资产价格,银行作为最大的食利者,要么购买不良资产,要么通过债务杠杆投机获得资本收益。以法定货币为基础的债务扩张中断了生产和消费的流动,导致了经济萎缩。
银行通过存款利率和贷款利率之间的差额赚钱,称之为利差。另外,银行通过在经济繁荣时期扩大信贷和增发金融体系中的“货币”,以及经济不景气时的收缩信贷和货币,这放大了商业周期中繁荣和萧条的影响。
过去几年,全球央行“扩大了资产负债”,导致股市、债券和房地产业出现了大规模的价格通胀
过去几年,全球央行“扩大了资产负债”,导致股市、债券和房地产业出现了大规模的价格通胀
以美国为例,美国家庭的抵押贷款债务约为8万亿美元,汽车贷款超过1万亿美元,学生贷款超过1万亿美元,信用卡债务接近1万亿美元。美国企业债务总额为25万亿美元,其中约15万亿美元在金融业,10万亿美元在非金融企业。
GDP“增长”是债务的委婉说法。以美国的“大脱钩”为例,伴随着GDP的增长,全球债务规模超过偿还规模。对于家庭来说,GDP的增长没有与家庭收入同步增长,个人工资停滞不前。
大约在1986年,美国收入与GDP增长之间的传统相关性被打破,这被称为“大脱钩”。资料来源:《World After Capital》

大约在1986年,美国收入与GDP增长之间的传统相关性被打破,这被称为“大脱钩”。资料来源:《World After Capital》

前美国经济顾问、独立经济学家迈克尔•哈德森指出,“当今经济体的大多数债务都被用于购买房产(商业房产和私人房产)和金融证券。在工业领域,多数企业债务是通过杠杆收购规模较小或受损的竞争对手而获得的。”
世界各地都出现了类似的货币/信贷基础扩张。在全球范围内,有250万亿美元的未偿债务和四倍于此的无准备金债务,更不用提大量混乱的金融衍生品,其规模与未偿债务和无准备金债务的总和大致相同。
区块链:人无法栖息在纯粹手段的桥上 区块链 第6张
M1是货币供应,包括实物货币,活期存款,旅行支票,货币供应中流动性最强的部分。M2包括M1的所有要素以及“准货币”,如储蓄存款、货币市场证券、共同基金等。
除了债务以外,自上世纪80年代初以来的长期利率下降趋势,也标志着由信贷推动的经济增长开始取代实际增长。在2012年和2016年全球金融危机(Global Financial Crisis)期间,利率跌至历史低点:仅仅略高于1%(许多银行自己的利率更低)。
 
区块链:人无法栖息在纯粹手段的桥上 区块链 第7张
数十年来,对银行短期利率影响最大的十年期国库券(T-Bill)的利率一直处于长期下降趋势。
 
在这个过程中,资本主义面临的两个主要问题:
  • 第一个是债务周期,表现为经济危机与任何一个周期一样,信贷/债务周期也会随着每次贷款的完成而加速。并且每完成一个债务周期,央行通过货币政策刺激经济增长的能力就会减弱。
  • 第二个是,几个世纪以来,货币作为价值储存手段和交换媒介的双重作用一直是冲突的,因为工人阶级用货币购买生活资料,而资产阶级把货币借给工人以获得经济租金。这种冲突导致了政府政策的扭曲,这种扭曲集中体现在利率上。工人阶级希望利率保持在低水平,以支付他们的债务;而资产阶级则希望利率保持在高水平,以从他们的闲置资本中获得最佳回报。
这种双重角色也使得各国货币成为巨大投机活动的玩物(这些投机每年都会带来经济和人道主义后果)。外汇市场上每天的交易额超过1.3万亿美元,使全球股市市值总和相形见绌,而其中96%的交易纯属投机。这导致了臭名昭著的对弱势货币的“索罗斯”式攻击,导致了从阿根廷到墨西哥等发展中经济体最近的几次信贷危机。
那么,区块链能够拯救资本主义吗?

区块链的功能

  • 取代银行
数字货币给人们带来了一个历史性的机会:将货币作为价值储存手段和交换媒介的双重使命脱钩,并稀释(如果不是不可能的话)各国法定货币的重要性,然后以实物资产和共同自然资源(矿物、金属、空气、土地)为后盾,创造出数百万种更有形的局部和地区货币。
银行利润是来源是所有人都在追逐一种对所有用途的货币的定义。多种不同类型的加密货币的主要目标取代银行,即是用一种替代货币来“取代银行”,以取代我们的经济在信贷和法定货币时代已经构建的债务大厦。
这种试图取代银行的类似货币以前曾被尝试过,但从未有过区块链的威力。
  • 分散经济
有了数字货币,可以加速共享经济的发展,消除借款人和贷款人对于银行的依赖。Uber和Airbnb已经开创了分散经济的第一阶段,在第二阶段,人们可以用数百种不同类型的加密货币以自己的方式进行交易,赚取收入,免交所得税或利息。
  • 贬值货币
本地货币和随时间贬值的货币听起来很疯狂,实际上它们有着悠久的历史。在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期间,当美国的银行资金枯竭时,地方政府和司法管辖区域发行了自己的替代货币,它们以代币的形式在美国和欧洲广泛使用。
贬值货币刺激了货币的流通和流通速度,而不是囤积货币,让人们在没有信贷或负债的情况下消费。滞期费货币最著名的例子是Worgl,或Freigeld(德语中的“免费货币”),它的价值以每月1%的速度下降,并且每次使用时都要盖章。该实验的灵感来自经济学家西尔维奥•格塞尔(Silvio Gesell)提出的“自由经济”(Freiwirtschaft)概念,即不进行货币投机。
在大萧条时期,贬值货币在奥地利小镇沃格尔(Worgl)大受欢迎,被称为“沃格尔奇迹”(The miracle of Worgl),因为它将小镇从经济谷底拉了起来,尽管这种情况不太可能持续下去。

凯恩斯的梦想

创造一种(与价值储存脱钩的)作为交换媒介的货币的追求经历了漫长的道路,经济学家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是最早的倡导者之一。他断言,金钱的双重角色造成了“富人”和“穷人”之间的利益冲突,并将其归咎于不平等。他不赞成使用通用货币投机和利率套利,并主张在某些情况下实行负利率。
上世纪40年代,凯恩斯提出了一种名为“Bancor”的超国家全球储备账户单位,这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的前身。尽管在概念上它不是一种货币,但它将被纯粹用作国际贸易结算的非投机性单位——个人不能持有或交易Bancor。美国本打算采用Bancor,但二战和布雷顿森林会议之后,美元成为事实上的全球储备货币。
Terra稳定币提出了双代币经济模型,其目标是成为第一个非投机性的全球加密货币,专注于成为交易媒介,抵消商业周期的繁荣和萧条,稳定全球经济。最重要的是,它将解决短期金融利益与长期可持续性之间的冲突——Terra白皮书
也有人提出了凯恩斯Bancor式货币的当代版本。经济学家伯纳德•利特尔(Bernard Lietaer)于2000年设计的“国际贸易参考货币”(Trade Reference Currency,TRC)Terra,是一种超主权补充货币,旨在与当前的国际货币体系并行运作,没有地缘政治和各国货币投机的变幻莫测。
区块链能够实现凯恩斯的梦想吗?
自动化将加剧长期通缩,并将利率拉回负值
互联网在历史上首次创造了零成本边际生产的可能性——即不需要人工或间接费用就能生产的商品——这将对未来世界产生巨大的通缩效应。
自动化和技术已经在取代劳动力岗位,进而会取代消费者需求。这可能吗?
  • 千禧一代
还有一个不能忽视的因素是千禧一代对于银行利率的漠视。数字货币将削弱银行利率在年轻储户中的重要性,一项研究显示:67%的“年轻千禧一代”(18岁到24岁之间)储蓄账户里的钱不足1000美元,46%的人存款为0美元。年龄较大的千禧一(年龄在24-35岁之间)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其中41%的人没有存款。
  • 咖啡币——微观经济/自主货币是否可行?
据报道,CoffeeCoin将印尼的专业咖啡生产商与终端买家联系起来,同时也为从农场到杯子的整个咖啡连锁店提供了一个咖啡交易平台。货币的价值可以被解释为对系统中货物来源的信任。
区块链:人无法栖息在纯粹手段的桥上 区块链 第8张
和食品溯源不同,给自然资源的万物赋予货币属性,通过微观经济取代中间服务商,但世界需要这么多货币吗?

需要这么多货币吗

今年早些时候,日本上市企业集团Kintetsu(运营着一条连接主要城市和旅游目的地的铁路)发行了自己的试点社区货币。Kintetsu集团的400多个地点采用了Kintetsu币,包括一家连锁百货商店,以及位于300米高的日本最高建筑(大阪Abeno Harukas塔)。试点结果非常积极,该公司将逐步采用这种数字货币。同样的问题,需要这么多货币吗?
以上种种,揭示了区块链潜力和可能。区块链将如何重塑我们的政治、经济、社会秩序和环境结构?相信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世界正在从超负荷的指数增长向稳定增长转变,区块链将在其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但区块链肯定不会通过对数字资产的投机、交易所交易基金 (exchange traded fund)和首次代币发行(ICO)的激增、交易平台的创新、去中心化交易所(DEX)或最新算法策略来改变世界。一种可能是区块链加速资本市场走出“债务”时代,进入了增长放缓和消费减少的时代。西美尔在《货币哲学》中提到:“金钱只是通向最终价值的桥梁,而人无法栖居在纯粹手段的桥上”。同样,人最终也无法栖息在债务经济的杠杆上,尽管它可以撬动地球。
在这个过程中,我最关注的是区块链所催生的数字原生经济和数字主权货币从演进的角度看,货币的属性因经济体系的兴衰而不断演变,如礼物经济的兴起衍生出实物货币;商品经济的兴起衍生出金属货币;金权经济的兴起衍生出金属货币和信用货币;共享经济的兴起衍生出超主权货币。在人类数字化栖居的今天和未来,数字原生经济和数字主权货币将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本文由IPFS原力区Taosheng Shi原作

区块链:人无法栖息在纯粹手段的桥上 区块链 第9张

IPFS原力区】

价值观:价值 共建 共享 荣耀

总部位于上海,聚集基于分布式网络&存储的众多技术大咖和爱好者,深耕基于 IPFS 的商业生态建设和社区发展。

每周二举办“分布式存储网络”主题沙龙,聚集了众多技术大咖和 IPFS 爱好者,通过持续输出全面、精细、优质的IPFS咨询和技术支持,将生态中的爱好者转化为IPFS支持者和参与者,共建IPFS生态的健康发展。

区块链:人无法栖息在纯粹手段的桥上 区块链 第10张

原创文章,作者:IPFSforc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ipfser.org/2019/11/28/qukuailianzhengjiujingji/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ipfsforce@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